眼下,湖北武穴市正在展開一場轟轟烈烈的新型農村社區建設運動。不少農民承包的山林被毀掉,大量基本農田被占用。根據武穴市的規劃,未來3年,將有110個農村社區拔地而起。當地村民質疑,這樣沒有監督、沒有經過民主程序、沒有合法手續的開發意欲何為?(《中國青年報》5月22日)
  很多農村基礎設施落後,住房年久失修,生活多有不便。特別是隨著大量精壯人口外出打工,“空心化”情形更是日益突出。就像武穴市一位村支書說的那樣,村裡的衛生所早已破敗不堪,下雨天,老百姓只能一邊打針一邊打傘。因此,適當搞一點基本建設,改善一下生活條件,也符合農民自身的利益,未嘗不可。誰願意總是住著漏雨的房子、走著泥濘的道路呢?
  不過,若是將農村社區的攤子鋪得過大,而上面的行政命令又過於嚴厲,甚至出現“強迫農民上樓”的形式主義,則未免又步入歧途,從而損害農民切身利益。這樣“村村點火、戶戶冒煙”的做法,不過是一種勞民傷財的政績工程罷了。
  首先,新農村社區建設應從當地實際情況出發,因地制宜,做到宜居、宜業,符合農民的實際需求。如果罔顧農民目前相對分散的生產作業方式,硬性地搞集中,很可能會事與願違。以武穴市蔣鋪中心社區為例,當地村民的設想一開始只是占地20畝,而“領導來了就說太小了”,結果一下子擴展到4平方公里,並開始大面積向老百姓徵地。
  隨意擴大社區規模,必然會因為大量占用農田、山林而損害農民利益,也不符合國家“嚴格控制新農村建設規模”的規定。這樣不僅不具備“前瞻性”,也難逃好大喜功的嫌疑。當地規劃藍圖宣稱,這是當地農民為了實現“城市夢”而自願聯建的農村社區,其實,這一過程中,農民並不知情,也並非自願,不過是部分官員的“城市夢”而已。
  其次,興建集中式的農村社區,似乎沿襲的依然是城市發展房地產的思路。這樣的思路是不是適合在農村大搞特搞,也值得認真探討。記者暗訪得知,武穴市的新農村社區已在向外售樓且允諾能辦“兩證”。若聽任這樣的農村“城市化”肆意發展,不僅基本農田難以守住,長此以往,也必然會出現“城不像城,鄉不像鄉”的扭曲與尷尬。
  其實,農村現在的公共設施缺失、道路泥濘、生活不便等諸多問題,完全可以通過其他更為妥善的方式解決,而不一定非要推倒重來,新建一個大的社區。即便新建,也該量力而行。比如,農村衛生所破敗不堪,新建一個不就可以了?村道失修,整修一下不也可以?對於農村公共設施出現的問題,應該對症下藥,而不能以此為藉口大興土木建新村。
  此前,華中師範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在針對全國農村90個社區、1789位農戶的調研後,發出預警,謹防農村社區建設走向“形象工程”。專家指出,集中建設的新型農村社區在當前並不適合所有地區,政府“不能全打土地的主意,都盯著土地”。
  農民當然有權利享用更好的公共資源和公共服務,一個美好的鄉村環境,不僅能給農民帶來福祉,也是這個社會共同的財富。也因此,在蓬勃發展的新農村建設中,一定要避免“一刀切”的行政思維,不能動輒就是村村點火、戶戶冒煙,而應該鼓勵多元化的嘗試。這其中,尤其要警惕那種名為惠農、實則盯上農民土地的不良趨勢。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木作

mf42mftcj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